暴力恋爱类网游多大的孩子适合玩?专家:建立网络游戏分级制度

来源:法治日报

枪击爆头、匕首猛扎、血肉横飞……前几天,北京市民王先生撇了一眼正在大呼小叫玩一款热门网络游戏的儿子,发现游戏里充满了枪战、刀战,画面还十分逼真。联想到最近读初二的儿子嘴里都是打打杀杀的,王先生觉得找到了症结,态度坚决地要求儿子删除这款游戏。

“太暴力了,这样的游戏根本不适合未成年人玩,应该对游戏进行分级。”王先生说。实际上,今年全国两会期间,已有多位全国人大代表提出,建立健全游戏分级管理制度。

在当前网络游戏快速发展的现状下,制定分级制度是否必要?如何建立适合我国的分级制度?对此,《法治日报》记者进行了采访。

游戏内容少儿不宜

但受未成年人追捧

来自广东广州的李先生最近也在为儿子玩网络游戏而头痛——孩子不仅玩的时间太长,还沉迷其中,而且一些游戏过于暴力和血腥。

事情还要从今年过年说起。过年期间,上初中的儿子小李整日将自己关在房间里,出房门主要是为了吃饭和上厕所,不愿意走亲戚和出去玩,时间都用来打游戏。

有一次,李先生推门而入,发现电脑屏幕上,儿子扮演的男主角手持机枪,正对着一群“丧尸”疯狂扫射,所到之处尽是血污。

如此暴力、血腥的场景让他感到十分不适,他立即叫停,“这是中学生该玩的游戏吗?不许再玩了!”

尽管儿子解释说这都是假的,但李先生依旧认为小孩子不应该接触到这类游戏——会影响到孩子的行为举止,“孩子的童年应当是欢声笑语,而不是充斥着暴力”。而小李则认为父亲大惊小怪,思想落后,玩这类游戏可以舒缓自己的学业压力,自己有辨别能力,不可能玩个游戏就变得暴力了。

还有多位家长向记者反映,除了暴力外,一些网络游戏里的人物,衣着较为暴露、动作搔首弄姿、语言带有性暗示,属于少儿不宜的网络游戏。

来自天津的初中生小唐是一款多人在线竞技网络游戏的忠实玩家,他很喜欢这类游戏,经常为其中角色购买皮肤。小唐说,游戏里面的女性角色技能很炫酷,推出的皮肤也很好看,“虽然衣着确实有些暴露,但画得太好看了,我总是忍不住购买”。

记者注意到,当前一些游戏在下载、登录界面会标注适龄提示,比如16岁、12岁、8岁。小唐玩的多人在线竞技网络游戏适龄提示上写着“适用于年满16周岁及以上的用户,建议未成年人在家长监护下使用游戏产品”。

记者试玩了另一款适龄提示为16岁+的角色扮演经营游戏,玩法核心是恋爱、约会系统,玩家扮演的女主角可以跟游戏内角色交往时进行甜蜜约会、手机互动,同时搭载短信、通话、朋友圈及公众号功能,还原了现实约会。

游戏玩家“甜甜”告诉记者,一起玩这款游戏的好友中有不少是中小学生,在游戏中的恋爱环节很容易被带进现实;有些玩家还会按照游戏内“男友”的标准在现实生活中谈恋爱,陷入早恋而无心学习。

适龄提示无强制性

呼吁建立分级制度

2020年12月,针对网络游戏的合规出版以及合理使用,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(CADPA)发布了《网络游戏适龄提示》,为青少年用户提供更多样的保护方式。

该提示有三部分:对适龄提示符号进行了规定,以绿、蓝、黄为代表,分别代表8+、12+、16+这3个年龄段;细化了标识符的使用需求,明确了下载渠道、展示时长、大小比例、更新频率等标准;标识符应用场景的明确,即适龄提示标识须放在具有能见度和可视性的界面位置。

该标准目前也广泛被国内各大游戏厂商所采用。但适龄提示不等于游戏分级,也没有强制性。

北京盈科(上海)律师事务所互联网法律事务部主任谢连杰说,我国现阶段没有明确的网络游戏分级制度,CADPA进行网络游戏的审核与分级工作时,仅有年龄的审核,游戏内容则在游戏出厂前通过《游戏审查评分细则》进行发行审核,这些只是一个最低门槛,并没有真正对游戏内容进行具体的分级。

“未成年人的心理和认知能力处于成长阶段,他们的价值观和认知方式与成年人有很大的差异,应当对网络游戏进行分级管理。”谢连杰说。

北京德和衡律师事务所律师马丽红介绍说,国外游戏行业普遍采用分级制,覆盖儿童、青少年和成人,特别是为成人年龄组添加详细内容描述,存在标注为“18+”的含有色情、暴力、犯罪等内容的限制级游戏。而“适龄提示”是对我国严格、规范的内容审查制度的补充和完善。所有游戏都要充分考虑未成年人接触后可能产生的影响,都要经得起家长和社会各界的检验。

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、北京市教育法治研究基地执行主任姚金菊认为,我国青少年是数字世界成长起来的一代,也是网络游戏的主要用户群体。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,无论是网络游戏产业的优化和治理,还是网络游戏产品的评测和传播,都需要国家建立游戏分级制度。这种制度既能为未成年人的游戏行为进行法律端的保驾护航,又有助于消解社会层面对网络游戏污名化的现象,更能够给网络游戏行业提供一份清晰的制作标准,从而提升网络游戏行业的自查度、自律性和社会责任感。

谢连杰对此也表示认同。他说,随着游戏行业的迅速发展和普及,游戏中的暴力、色情等不良内容的泛滥也日益严重。而未成年人由于缺乏心理成熟度和判断力,容易沉迷于这些不良内容,给身心健康带来负面影响。有资料表明未成年人犯罪中存在不少暴力犯罪,而其中因为沉迷暴力游戏而导致的犯罪迫切需要引起足够的重视。因此,采取分级管理,对游戏内容进行适度的审查和过滤,可以保护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,防止其接触到不良内容。

“游戏分级管理可以让儿童得到保护,让开发者或创作者的思想不受约束,完善的游戏分级管理是非常必要的。”马丽红说,一方面需要更贴合未成年人心智实际情况的分级管理制度,另一方面也要认识到,相同年龄的未成年人之间也可能存在较大心智差异,无法寄希望以分级管理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。

细化标准便于执行

与心智发展相匹配

我国的游戏分级制度该如何建立呢?

姚金菊建议,应该在充分调研国内游戏产业现状的前提下,适度参考国外成熟经验,对不同年龄阶段可以接触到的游戏内容作出调整,尽力做到游戏分级标准与当前未成年人的心智发展水平相匹配。

“具体到制度设计,首先要厘清政府部门之间的权责关系,明确主责职能部门。”姚金菊说,接下来,在处理游戏产业的监管问题时结合我国实际情况,不宜直接干预和采取强硬的法律管制,而应该采用规范引导的监管方式,出台标准清晰的规范对游戏内容进行分级,避免“一刀切”式的监管,保留企业创新研发新产品的活力和空间,引导行业自律。

在马丽红看来,尽管《网络游戏适龄提示》已经明确“适龄提示”纳入游戏版号申报要求,然而仍然有诸多问题尚待确定,这也是游戏分级管理未来的完善方向。如相关申报审批工作将由谁来执行?已经运营的游戏如何完善“适龄提示”?“适龄提示”的执行具有多大程度上的强制性?

谢连杰认为,为了更好地保护未成年人,分级制度需要建立并不断完善和更新。从游戏制作商角度来说,在观念导向上应禁止不良内容出现;在制作品质方面,禁止出现惊悚等不良声响;在游戏互动性方面,禁止出现谩骂、恶意人身攻击等现象。

“从监管角度说,可以参考国外相关分级制度,普遍遵循行业自律,建立适合我国的游戏分级制度,促进我国网络游戏的分级发展与管理。提供游戏下载的平台,必须严格执行国家规定,及时、有效监管网络游戏。用户及其监护人也应该加强自我监督。”谢连杰说。

谢连杰呼吁,提高游戏分级准确性和客观性。我国现有的玩家分类与国外的分类类似,均是以年龄进行分类,但依据年龄进行游戏玩家分类也不一定是最准确的。游戏玩家的分类不应只以年龄一个指标进行区分,标准虽然针对的是普遍群体,但仍应关注个性。在对玩家进行分类时,不仅要关注年龄,还应了解玩家各方面的认知基础、内容接受能力和心理承受能力等,以制定更加严格的游戏评级标准,采用更加客观、公正的评估方法,确保分级结果更准确、更符合实际情况。

在马丽红看来,除建立网络游戏分级管理、实名认证等制度之外,如何形成社会合力,校正一些未成年人错误的游戏观,也是解决问题、实现孩子身心健康成长的必要之举。

作者|法治日报全媒体记者 韩丹东 实习生 王意天

来源|法治日报